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周剑振:中国制造和产业金融

阅读:444
2016-11-24


11月19日,以“转型升级 决胜未来”为主题的海智在线周年庆暨SCMClub十二周年大会在上海宝丰联大酒店隆重举行!海智在线的天使投资方海尔产业金融总经理周剑振也受邀出席了本次会议,并围绕“中国制造和产业金融”做了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大家今天一千多人参加这个会议,我简单描述一下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一个是关于海智的,一个是关于海尔,还有一个是关于采购的。


海智有一个东西我想到了,有一个东西我没想到,我其实关心佘莹的这个模式。当年美国的一个模式,是2007年,我2012年的时候,我跟沈阳机床的老总说这是命脉。等我见到佘莹的时候,好象是15年的时候,我觉得一定是她,这一点没有意外,对我来说没有意外,意外的是这个速度,去年这个时候刚刚开业,今年就有一千多人。关于海智,好的时间点,好的模式,好的群体在中国转型的阶段,就在这里。


第二个,关于海尔,海尔大家都知道,甚至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海尔2012年就提出,海尔也做很多的转型,我们张总并不认为海尔是一个公司了,认为是一个平台。并不是生产冰箱,而是生产创客,没意外的是这个大美女创客,真的是没有意外的地方,我记得一年前,海智在线开业的时候,我说海尔是个大平台,你在前面冲锋陷阵,海尔的炮火,海尔这个航空母舰你指那儿我们就打那儿。海尔是一个产业的投资人,刚才和大家说了,佘莹一直说他用最低最少的资源创造最大的价值。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其实海尔这个平台,我说一直在海智的后方。


第三个,是关于采购,我不是一个采购的专业人士,我是一个忽悠的专业人士,这只是对采购的理解,1996年,我第一次进入美国的存货和生产管理协会,那时候只有一个中国人。现在我觉得在中国的制造业转型当中,采购需要重新定义,跳出采购看采购,采购应该会是牵引整个制造业转型当中的核心群体。为什么?因为带动了整个流量信息,把最先进的理念,能够踏到地面的传递到中小企业,而中国又在转型的阶段。我今天站在金融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目前状况的看法。中国现在所处的环境,中国制造业的未来我认为喜忧参半,以及大家怎么看金融,看投资,看资本。


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一直认为是三点,后工业化加上移动互联,我们有很多艰难。后工业化的事情,美国八十年代就经历过,我们资深的采购人士也会感受到。八十年代的时候,底特律也好,芝加哥也好,实际上是非常艰难的。美国当年由于能源成本的上升,日本的竞争,需求的变化以及国际扩张的受限,美国的制造业是陷入了难题。后工业化这个事情,西方曾经干过两个事情,一个是政府牵头,以撒切尔夫人和里根为主的里根主义,跟现在的供给侧改革有点像,这是政府层面,减税,发展中小企业,增加企业的灵活性等等。第二个,企业层面,以GE为代表的是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这个后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这是前人走的路,中国会不一样,但是有一定的参照性。这个路是非常难的。另外一个,我觉得中国还有有利的地方,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应用,能力会强于西方,这是我们最有信心的地方。我前段时间看到李彦宏说移动互联时代结束了,可能对中国和西方是物的连接,西方是已经很大的投入进去了。我概括我们走过的路,一个是服务转型,人、企业都会涉及到服务的转型。第二个,移动互联的升级,后面企业物联网带来的资产的共享,整个组织方式都变了。我作为一个做投资或者金融的人看到,未来有两个机会点:一个,产业会出现大规模的整合,大量的消失,大量的新生。第二个,新的技术和模式会出现,所以我刚才在聊,我依然会认为,虽然我自己横跨五个工业,我认为工业是未来五年最有机会的地方。


还有我有一次提到,商业的哲学改变了,以前谈企业竞争战略,过去十年以阿里巴巴为主导的是商业生态,生态当中无论是网络核心还是你作为细分的市场当中,还是你攫取价值,这是一个做法。我认为,阿里巴巴的模式已经到头了,中小企业被挤压的很厉害,未来的商业哲学会是可持续性的,会有三个生态的组成,商业生态,社会生态,环境生态。让中小企业每个人员都有获利,以及社会生态环保的地方。每个人在不同的产业中都将面临这个局面,不然只看到商业生态。有社会的生态,环境的生态,会是相辅相成,我叫做可持续性。第三个,佘莹刚才说的特别好,在中国特别有利的地方,也是平台的核心,我说中国会调动组织的新的方式,我把他叫做新分田到户,原来是企业分配资源,新分田到户,现在倒过来了,户是创客,到是自发,田是任务,分是分布,新是生态,每个人都是自己的CEO,所以佘莹是搭建了,为我们的采购界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每一个组织相互共生、共享、共创、共赢。中国人过去一个人是一条龙,一群人变成一条虫,现在移动互联以后,组织的变革能够让中国一群虫子变成一群龙,中国人是最擅长分田到户的。这就是工业级别的大组织方式的变革。所以,中国的经济新常态,商业的新哲学,组织的新范式,无论什么行业,这是我个人跟大家分享的理解。


正是基于这点,我怎么看制造业的未来,我在很长时间当中,我认为我是金融界的叛徒,我是踏在产业界的角度看金融,我虽然现在花很多时间在农业、医疗领域当中,但是我自己很长的一个时间是在制造业当中。我怎么看?我觉得中国的制造毫无疑问是有未来的,但是我也不认为未来五年是黄金五年,可能更多的取决于在座各位的努力,我们要看到后工业化,我们可以看到西方走过的道路,移动互联靠中国很多的创造,后面的物联网,包括很多的技术,会导致整个产业结构的变化,这是争夺的要点。


我举个例子,我认为针对制造业太广泛了,我更多的关心装备制造,我用十年的时间,用这个图,在不同的环境下看变化。我说复印机有多种卖法,这个已经很成熟了,第一个,十万块钱一台,每台利润5000。第二个是分期,3000块钱一个月,分期36个月,第三个是2500块钱一个月,36个月,我给你3种选择,你可以把复印机还给我,可以再花2500块钱翻新以后卖出去,第四个是复印机放在你这儿,三年以后给你换新的,但我一条鱼开始吃两次吃多次的来了,我可能是有目的的看着二手复印机,在不同的市场循环起来,最后一种更简单。我在不同的环境当中,比如八十年代的美国,把金融和服务加进去了,有移动互联了,有变化了,最后一个方式需要雇佣的方式,不会发生很多的变化。当然,每一个细分行业,他的应用都不一样,在我原则当中改变不了几样东西。一个是你的用户是什么,第二个,你的产品或者技术是什么,第三,你的生产方式是什么,第四,你的采购方式会是什么,都会发生变局。第五,你整体的资金来源,资本来源的方式,都会有一系列的变局。我觉得跟原来增长点不一样了。其实这五大方面都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局。而作为采购,你会发现是在很多信息拉动的点。


我想举个例子,就西方的制造业给我们的参照,这是五年前做的一个PPT。大家会知道八十年代以后,美国的制造业在发生转型,没有这么悲观,其实2001年到2011年,很多学界、产业界、政府官员都没有注意到的,这十年是美国失去的十年,911以及金融危机、次贷危机等等,美国整个股票指数,道琼斯指数每年负0.1%,这是失去的十年。但是这是美国装备制造业回报最高的十年,其实后工业化转型,二十年左右才转型成功,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也就是说,他们在销售没增长,甚至负增长的时候,整个制造业实现盈利了,并且资本回报非常之高。这是中国制造业会面临的地方,我把1981年到2011年,整个欧美装备制造业的转型过程画了一张图,中国现在面对的局面,很大一部分是跟西方相接近的,1981年,那时候石油危机,能源价格上去了,日本的低成本竞争,美国的金融也出现一堆问题,跟中国的人工、环保成本上升,金融市场面对一堆问题比较类似。所以,他们驱动转型,转型不只是卖更多的东西,开始怎么适应低增长、负增长的情况之下,能够实现盈利,典型的向服务转型,向存量资产和存量客户要利润,这是典型的服务转型,产业和金融结合。他们过了十年到十五年,才发生这个转型,2001年,GE中期的转型比较厉害。我相信,中国的工业同样的会加速。


而在转型当中整个的经验当中我分为两个点,一个,左边的是业务组合的变化,这里的客户,你的用户,你的社群,以及你的产品,你的技术,你的制造过程,右边是你的财务结构,涉及到资金来源,涉及到你的组织方式,财务结构全部跟组织方式相关的。这一个中心,就是整个制造业要变成可预计可盈利的发展。两个基本点,业务组合跟财务结构,今天时间有限,我把我认为的制造业的转型过程在这里说一下。因为中国很大的转型变局是金融,我一直有个观点,大家千万不要怕金融,觉得我自己不理解金融,金融远没有制造复杂,我们有客户,我们懂得产业的趋势,我们出一点问题有一千个脑袋可以解决。这个转型中,资源是稀缺的。我这里提出了三个,也是海尔产业金融这个航空母舰的能力。金融不只是钱,金融是工具,这个工具有三种作用,第一,剪刀的作用,剪碎了,让轻的跟重的分开,制造的模式,包括基础设施。第二个作用是绳子的作用,我可以提供整个解决方案,刚才说了2500块,三年换新的,这是把服务放上了。第三个,是胶水,跟客户的关系,卖设备,卖解决方案,卖服务,我们知道客户未来是什么。金融如果是银行的声音就完蛋了,他们做不到,他们只会给钱。所以,银行只掌握资产负债表的右边,各位掌握资产负债表的左边,佘莹是这个领域的前锋。第二个,合作的金融,金融有两个,零和博弈,我们要从零和博弈变成实业的生意,金融不产生价值这个国家就完蛋了。佘莹的平台在改变这个格局。第三个,积极的金融,金融有两种做法,两类人,一类是打猎的,现在打猎的人越来越多,猎物越来越瘦,而还有一种是自己慢慢理解金融,构建产业、客户关系,重构商业模式,建立生态系统的工具,这种积极的作用是在座的要做的。


金融是在座诸位的生意,也希望跟大家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关注HAIZOL海智在线官方微信公众号,及时了解活动详情